必威体育登录3月7日午间一小时:两会特别关注--八方

3月7日午间一小时:两会特别关注--八方共话 九州同心(2) 2002年03月13日13:57 中央电台-午间一小时

  嘉宾:王习三(全国政协委员、工艺美术大师、冀派内画创始人)主持:朱煦编辑:樊璇

  主持人:听众朋友好,欢迎收听《午间一小时》节目,我是主持人朱煦。正在北京召开的两会使我们有机会邀请更多的代表、委员和我们一起探讨大家关心的话题,大家都知道中国是悠久的文明古国,在它丰富的文化宝库中,民间工艺占据了极为重要的地位,然而我们不愿意看到的事实却是传统艺术正面临着如何传承和发扬的大问题,民俗文化没有得到系

统的整理,许多民间工艺的绝活儿几乎是后继无人,文化遗产频频告急……今天我们有幸邀请到了全国政协委员,国际闻名的工艺美术大师,冀派内画的创始人王习三先生来到我们的演播间作客,一同探讨这个话题,王先生,你好,欢迎你到我们的节目来。王:你好,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来也是我的荣幸。

  (音板:王习三,第七、八、九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冀派内画的创始人,是国际烟壶协会第一位中国荣誉会员,被誉为当代最杰出的艺术大师,先后开办习三内画艺术院,中国内画之乡展览馆,习三工艺美术中等专业学校,习三内画有限公司等等,为宏扬民族传统文化作出了卓越贡献,请继续收听《午间一小时》两会特别关注《八方共话,九州同心》第二集《弘扬民族文化,爱我中华》。)

  主持人:说起内画您是一代宗师了,今天我也带来了一个内画作品,鼻烟壶,这小小的一个瓶子是我女儿去上海旁边的周庄旅游的时候买的一个旅游纪念品,您看着这个小小的内画鼻烟壶来给我们讲讲内画吧,内画到底是怎样的艺术呢?它有哪些特点呢?王:好的,内画顾名思义,是在一个特制的容器里面,用特制的勾笔醮上墨或颜色,伸到里面作画,所以叫内画,内画最早是表现在鼻烟壶里的,这个鼻烟壶就是比较传统的造型了。主持人:现在我们出去旅游经常会在卖旅游品的纪念摊上看到一个一个小瓶子,其实那不叫小瓶子,叫鼻烟壶。王:是的,现在知道鼻烟壶的人少点,但是在清代的时候鼻烟壶跟现在纸烟的烟盒似的那么普遍,鼻烟壶不但是艺术品,而且是显示身份的器物,你在清代的时候,鼻烟壶有各种玉石的,包括翡翠,玛瑙,水晶的,也包括各种金属,金属包括金银铜铁锡,还有陶瓷的,陶瓷又分很多种,不一而足,还有各种料器,就是玻璃,五颜六色的玻璃做出的鼻烟壶,还有有机物的,像象牙,葫芦,核桃的,牛角的,鲨鱼皮,稀奇古怪,无奇不有。主持人:这是您说的鼻烟壶。王:对。主持人:真正能画内画的鼻烟壶主要是用什么材料做的呢?王:内画你就得外面能看见所以最好是透明的,全透明的,或者半透明的,比如玛瑙,略微有点半透明,里面画几条鱼,影影绰绰跟在水里似的,更显得生机勃勃。主持人:说起内画,很多人就在想,这小瓶子就这么大一点儿,口儿也是非常非常小。比方您手上的小瓶子,他当时买的时候说来吧,我把你的名字写进去,把你到周庄来的日子也写上,都写上了,但在一般人看来这么小的瓶口,勾笔伸进去,还要在里面舞文弄墨,还要出那么多的图案,还要那么漂亮的色彩,那它靠的是什么呢?王:要是搞内画必须要有扎实的外画的书画基础,它所不同的第一点是受瓶口的限制,你看瓶口也就筷子粗细大小,要在里面作画完全靠手指拿着勾笔在里面轻微的运作,有时候画到细微之处喘口大气儿都不行。像这个小瓶子里画一个百子图,脑袋也就芝麻粒儿大小,这是可想而知的,第二个它是正面观看反面操作,实际你要把这壶切开你看字儿画儿都是反的,这就得有一个适应过程。主持人:不但空间小,笔画非常精细,而且还是反着操作。王:最难的一点是鼻烟壶在画之前要经过打磨,画内画的勾笔是很小很小的毛笔头,所以你伸进去的时候基本看不见笔尖儿,你要找到画的准确位置,而且要画得精到,我们第一叫望风捕影,看不到笔尖但能看到笔杆,根据笔杆的深浅掌握笔尖到哪儿了,第二叫千锤百炼,把这两项做好了,手眼合一,就能作出一个比较完美的作品。主持人:您说到这儿我想到现代科技里有这么个事儿,咱们电视里经常能看到显微外科,它的脑手术就是冲着显示屏,手里拿着器具,那也是失之毫厘,差之千里,非常精细的,您觉得这两个是不是有点异曲同工?王:那是手臂的工作,我们只是手指的运动,可以说是更为细致,但是医务界属于人命关天的事情,好歹我们这个不会有致人死地的问题。主持人:也就是说画错了一笔还可以重新画。王:对。主持人:但由于靠科学技术的帮助,它的精确度实际比您还好掌握一些。因为您完全要靠自己,他还可以靠仪器。

  (音板:我们将透过全国政协委员――内画大师王习三坎坷曲折的人生经历和他显赫卓著的艺术成就,领略内画艺术的神奇魅力,感受民族文化的博大精深。)

  主持人:您最早开始作内画是什么时候呢?王:1958年开始正式学艺。主持人:已经40多年了,当时您多大?王:我是高中毕业之后,20岁学的,平时在家也喜欢美术,喜欢书画,后来北京工艺美术研究所就招人,我得到报考的机会,当时报考的人有300多吧,由这300多位中考出3位后又分到北京市美术工艺研究所,一个学捏面术,面人,再一个学皮影,还有一个就是我,有幸学到内画艺术。主持人:在这之前您对内画有了解吗?王:可以说有,我那时候家就住珠市口,离天坛很近,天坛有卖工艺品的,当时它摆的不是鼻烟壶,是在青霉素的小药瓶里画的。主持人:那瓶口可能大一点。王:对,那里面画的天坛,小时候去玩觉得很神奇,他怎么能在里面画呢?每到天坛我就得在那儿驻足看看。主持人:所以您开始画上内画了,怎么画着画着就画到衡水去了?王:我是58年拜师学艺,可以说天赐良机,如果我考上大学我也不会学这个,可我在学习当中可以说达到痴迷的程度了,我在艺术界准备更上一层楼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大家知道文化大革命首先开刀的就是冲着文艺界,尤其我们这个工艺美术当时被说成是封资修的孝子贤孙。主持人:上面画的都是帝王将相。王:对,才子佳人,首当其冲的就受到冲击,再一个我家庭出身不好。主持人:所以就得让您改造改造。王:所以当时就被六个红卫兵把我从北京,当时还有我母亲我弟弟,全家遣返到河北省衡水地区阜城县,那时候叫监督改造,我祖籍在那儿。到那之后在我所接受的教育里,当时叫人民公社,共产主义是天堂,那时候还是公社制呢,我想老家里一定挺不错,结果一看,条件相当差,我们一个整劳动力一天的劳动力是八分钱,那时候在北京吃根冰棍还五分钱呢,当时没想到那么穷。主持人:您也没放弃内画?王:到了农村看到那么穷,生产队上种地施肥,浇地,都需要一部分费用,老乡交不起,粮食也打得少,我想我学了这个艺术就应该用这个艺术给我们村里创造一点财富,可以说那时候是冒着险的,内画这东西还是属于封资修的东西。主持人:您那会儿没画点革命、宣传题材的那些东西?王:当时我偷偷从北京遣返的时候带回了三个画内画的鼻烟壶,就利用空余时间画出来,给我们生产队长一看,说这东西倒不错,可是能值多少钱呢?我说这是艺术品,将来到北京能联系着卖,不敢多说,那时候卖个百八十块钱没问题。主持人:那了不得了。王:对农村来说百八十块钱是天文数字。他们不信,后来我说你拿这个联系去,成了算村里的,联系不成损失算我的,原本准备到北京,可是到天津的时候听到北京口岸只收北京的东西,天津口岸负责河北什么的,所以到天津口岸,一验就成功了。主持人:出口?王:完全是出口。主持人:您那三个小瓶画的是什么呢?王:那时候不让画才子佳人,我画了一个山水,画了一个黑熊,还画了一个和平鸽。主持人:都没有阶级性质的。王:所以这事比较好办。主持人:而且出去全世界都认识了。王:从那之后,就跟天津进出口公司挂上勾了,后来又画了一些样板戏。主持人:这是哪年的事?王:1968年。主持人:这一晃又是三十多年过去了。王:对。主持人:您觉得您现在卖鼻烟壶还有那么费劲吗?还用跟人说这东西是工艺品,这能创经济效益,您还得找地方出口去?王:现在随着我们国家改革开放不断的深入,跟国际交往面儿也广了,而且我们国内人民随着物质生活的提高,他精神文化生活也需要丰富,这对我们搞工艺美术的带来了良好的机遇,当初我在村里搞的时候我一个人带四个学生,落实政策以后又带了十几个学生。主持人:听说您还办了学校。王:那是后来了。我从我们老家调到阜城县的时候又带了十来个学生,到77年调到衡水就扩大招生量,经过这几十年的发展,冀派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现在包括产供销三种人员加到一起不下两万人,成为一个小产业了,年产值也在三亿左右。您现在如果北到黑龙江,南到海南岛,所有经营工艺品的地方如果有鼻烟壶,你打听吧,多半是河北的。主持人:多半是衡水的。王:河北再细分80%是衡水的。

  (音板:如何保护悠久的民族文化遗产,如何宏扬和发展我国的民族传统文化,这是两会期间不少代表委员热切关心的问题,此刻,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王习三先生正在畅谈他对民间工艺发展现状的担忧和希望。请继续收听《午间一小时》两会特别关注《八方共话,九州同心》第二集《弘扬民族文化,爱我中华》。)

  主持人:您是冀派的创始人,这30年来培养了这么多徒弟,您刚才讲了,有两万多从业人员,有三亿多的产值,您满意吗?王:关于艺术,这次我们主要谈的主要通过改革开放,各个行业都发展了,现在就存在一个什么问题呢?乱的问题,包括景泰蓝,原来景泰蓝是很值钱的,千儿八百的。现在几十块钱就能买下来,类似的情况还发生在景德镇的瓷器,河南的唐三彩,河北涿州的金丝挂毯,宜兴紫沙壶等等,好像不搞乱了不罢休似的,缺乏行业管理。主持人:您是从市场的角度,另外一个这一乱以后质量也没办法保障了。王:关于质量问题,我是这么认为的,艺术总是宝塔型的,是不能普及的。有些艺术家他需要精品,比如我那个霸王别姬的鼻烟壶卖了24万多港币。主持人:那个瓶子也不能多画。王:我从来不画第二件,同样一个姿势,我配景也要换。主持人:所以您这也没办法成产业,但它就是珍品,可是还有几万人就不得不搞一些产业化的,您手里的小瓶子是作为一个旅游纪念品,天下現金網,是产业化的。内画是民间工艺的一个种类,对于整个民间工艺的现状您是什么评价的?王:好多行业处在盲目发展,无序竞争,粗制滥造这种阶段,随着我们国家大环境的改善,这个问题会逐步得到解决,尤其是以后跟WTO接轨以后,如果它还这么下去就会自然淘汰。主持人:对它本身的发展也是有害的?王:对,所以一个是通过咱们主观的努力,另外一个通过市场经济的调节,我相信今后作为一个初级艺术品,应该有它的价值。主持人:但有人提出来,我们的民间工艺品,以前都是作坊式的,比如您自己,一个瓶就画一样,然后拿出去卖很不错的价钱,作为民间工艺品的功能已经从原来仅仅是观赏性或者珍藏性,向实用化转化,它需要有一个产业或者一定规模来支持,这样从作坊向产业转化的过程中,好像不出现这样的小瓶子也是不应该,不然我们的旅游品卖什么呢?您说在衡水地区有两三万人在做内画,那么内画的产品形式也是很多的,你是建议他们怎么来调整?王:最近我正在搞三项工作,一个是要确保咱们传统的艺术精品得到社会的承认,就需要把社会上已经出现的后起之秀,确实他有自己的创作能力,自己的风格,甚至创出自己的品种,这样的人才荟萃到一个艺术院里面,就跟现在的科学院、工程院似的,他们的品味高了,而且给他们一个良好的环境让他们不断更新,不断拔高,让国内外对我们这门艺术刮目相看,第二要使内画艺术后继有人,我当时培养学生就是以师带徒的办法,我就觉得这种传统的教学办法比较落后,从1995年起我搞了一个习三内画艺术学校,通过办学的形式,从素描透视色彩美术理论等基础课学起,系统的,科学的来打好坚实的外画基础,书画基础,再教他技法,这样他处理的作品就不会是一般的作品。主持人:很扎实。王:而且有创意。第三个我想搞一个鼻烟壶艺术馆,现在咱们国家还没有,因为鼻烟壶是我们清代典型的时代艺术,也是我们的国粹,国际上有一个中国鼻烟壶协会,bbin官网,足以证明咱们传统的鼻烟壶艺术在社会上的地位。主持人:在全世界为人重视的地位。王:我觉得1983年我到加拿大多伦多参加国际鼻烟壶协会15届年会的时候,我一看那么多人喜欢我们的鼻烟壶,而且在那个会上国际鼻烟壶的主席把一个荣誉会员的奖牌赠给我,全场300人都在叫王习三王习三,那种场面我就觉得不是王习三怎么了不起,而是对中国艺术的崇拜,所以王习三的艺术魅力征服了他们。主持人:那时候您觉得作为一个中国人很骄傲。王:不光是我,我们中国进出口公司一个副处长,我们河北省外贸进出口公司一个局长,跟我去了,他们当时都激动得掉眼泪。主持人:因为在更多人的眼里觉得民间艺术有点土,觉得咱们有时候自己看着,比如年画,阿福,泥人等等都觉得挺土,其实它是很具有艺术品味的。王:它是民族性,个性化的。主持人:大家从这里面看我们的民族是这么过来的。王:尤其是你到国外,看到这个会感觉到特别的亲切。外国人感觉中国的艺术个性很强,人家买的东西,那么多东西都一样人家不买,你必须有自己的个性才能站得住脚,所以我们鼻烟壶虽然真正闻鼻烟的人不多,但是鼻烟壶这种艺术形式留下来了,今后才会有所发展,通过我们加强管理,通过我们定向培养,通过我们对画师的集体的包装,搞展览,让人了解,我想我们的内画艺术更会有一个新的面貌。主持人:您刚才从三个方面强调了您对鼻烟壶内画的期望和未来发展的方向,比如您谈到要集聚优良人才,实际是对应咱们这个时代,民间工艺还是缺大师的时代,咱们在呼吁大师。王:真正的大师,而不是靠走后门上来的大师,要的是有真才实学的大师。

  (音板:灿烂的民族文化瑰宝是我们共同的财富,保护和发扬民族传统文化需要全世界的努力,王习三先生以一位大师的胸怀和责任在为此忙碌着,我们呢?更不应该忘记真正有魅力并全世界惊叹的中华民族传统文化。请继续收听今天的《午间一小时》两会特别关注《八方共话,九州同心》第二集《弘扬民族文化,爱我中华》。)

  主持人:王先生,我相信在您这些年的努力和实践中,您是非常非常关心民间工艺和民间文化的发展,那么在您看来您更希望我们的政府,我们的社会,我们的人民提供怎样的环境更有利于民间艺术的发展?王:艺术的发展离不开两方面,一个是领导部门的引导,前段时间我们的主管部门好像不重视,所以现在北京好多工艺美术厂都面临着倒闭的状态,这种状态实际不是社会上不需要这些产品,而是缺乏一种体制让这个行业能够在中国市场经济的浪潮中调解和结合,让它更加有效,更加能够出精品,而且出不同档次,不同水平的作品,这跟市场有一个磨合过程,你说一步到位,现在你靠行政部门你管不了,比如内画现在在衡水很多人在县城,农村里画,你不能用命令来管,所以现在你不要抓低级内画,你把高的树立起来,因为低级的艺术品不是坏事,人们欣赏也是从低到高,逐步提升,就像搞收藏,最早收藏的价值比较低,越来越感兴趣,越来越舍得花钱买好东西,一样的道理,所以这方面,通过宣传部门,通过有关的职能部门,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这方面,怎么鉴别,经常搞一些活动,让大家认识,知道。主持人:做一些宣传。王:随着人们生活提高,随着人们生活水平提高,自然而然就会出现一种良性发展。主持人:比如我们的媒体除了播广告,除了卖保健品,药品其实也可以开一些栏目专门讲讲我们的民间工艺,讲讲我们的剪纸,讲讲我们的内画。王:对,你看国外的一些传媒部门,甚至他搞展览,邀请艺术家,比方说我们通过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搞一个大师展,搞一些鉴赏,既能现身说法,又能让老百姓直观地欣赏,这是一个大课题,让我一下说全了也不可能,我刚才说了我搞那么三项工作,我也希望媒体多给民族艺术发扬光大的机会。主持人:别弄得特时尚。王:对,新年联欢晚会你可以让艺术品露个相,我感到很荣幸的是这次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能够让我到直播间录录音,bet8九州体育备用网址,我觉得这不单是我搞内画的,其它各行各业都能成为一个系列。主持人:我们也想我们的节目虽然小,但是我和我们的听众朋友,有这样的大师能在我们的节目里讲讲关于内画,使我们长了很多知识,对我们自己民族的瑰宝有了更多更多的了解,像现在很多现代人,一些年轻的朋友,他们觉得更时尚的东西才是更为接受的东西,像这种民间工艺品在他们看来更像是古董,甚至本身了解比较少,看到鼻烟壶或者剪纸他们总认为是没有差别,都是一样的,纸上抠个窟窿就是剪纸,小瓶儿里画一人就是鼻烟壶,因此这些东西他们看来和我们日常生活是没有关系的,在您看来民间艺术本身和我们的生活是不是一点关系没有或者说发不发展它都是无所谓的事情?王:社会总要发展的,原始社会知道搞点动物的骨头挂在脖子上,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作为一个健康的人,他不断追求方方面面的进步,不单吃喝拉撒睡,汽车什么的,他物质生活极大的丰富之后,他一定会在文化生活方面有所需求,而且随着生活越来越提高,他这个需求越强烈,现在我们刚刚进入小康时代,我相信通过我们国家一二十年的建设,我们追上西欧中等国家,我想那时候对内画,不单是鼻烟壶了,对各种文化产品的需求和今天都不会同日而语了。主持人:您的意思是民间艺术品的存在本身就标志着社会的进步和生活质量的提高,因此我们弘扬它发展它实际和我们发展生活富裕的内容是一致的。王:同步的,现在你急着让他认识,有时候他接受不了,但我相信通过我们有关媒体的传播,起码让他脑子里挂个弦,他走在大街上看到鼻烟壶能叫出来就不错。主持人:不以为是一个小瓶瓶。王:而且通过广播又知道鼻烟壶里那么大学问,国外管咱中国鼻烟壶叫集中国多种工艺之大成的袖珍艺术品,这个评价相当高,艺术品就不是一般乱七八糟的东西,虽然将来生活提高了,文化品味提高了,他自然而然就会重视到这一点。主持人:其实这种保护也是我们对全世界的一种贡献,因此我们注意到最近我们国家陕西的剪纸被列入了世界联合国文化遗产保护。王:对,早晚有一天我们的内画也会。国外把我们的内画叫做鬼斧神工的艺术。

  主持人:最后我想问问王老,当年您在天坛的时候,按您讲也是偶然的机会,您走上了内画之路,这40多年风风雨雨过去了,您说您真幸运,走上了内画之路,当年您是从喜好开始,才有了机会,现在您还仅仅是喜好吗?王:现在可以说和我整个生命融在一起了,我自己有自己的的格言就是“志潜一壶,深润八德”。江泽民同志号召要“德艺双馨”,我就觉得今后的艺术品跟我们国家同步,随着我们国家的繁荣富强,我们的艺术品也要更加精湛,更加有水平,品种增加,内涵增加,表现技法增加,现在内画不单表现在鼻烟壶里了,内画球,内画项链,内画佛珠,内画文具等等。所以内画艺术一定要发展,一定会使我们的民族艺术在国际上喜闻乐见。主持人:不光要传下去,而且要发展,要创效益,这样从俗到雅都有了。王:金字塔格式,我希望通过我们的运作达到这个目的。主持人:从您身上我感觉到,您今天也穿了一件唐装,您平常是不是更多的时间装这种中式的衣服?王:我从早就喜欢唐装。主持人:家里的唐装比西装多得多吧?王:一半一半吧,西装不太喜欢穿,我觉得它太板。主持人:而且您头发已经花白了,今年?王:64。主持人:您刚才讲精气神,但是我觉得您继续创作的动力还是非常足的。王:对,而且我充满了信心,我将在今后能画的几年里出点精品。主持人:而且我觉得您这会儿再画不再是王习三当年年轻的时候画一个鼻烟壶,而是作为一项工艺美术发展,您是一个领路人,而且是一个责任人,您有一种责任感,一种使命感在为咱们这一项民间艺术的发展做您的贡献。王:按说我已经是六十开外的人了,我满可以在家里怡养天年,干我们这行一个要有良好的精气神儿,再一个是眼力,为了保护我的眼力,我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做保健操,看电视一般只看新闻联播,就算特别好的电视,为了省眼力我也只能忍痛割爱。主持人:我们今天在一块儿说了这么多关于鼻烟壶和内画的事,在咱们代表、委员里面,像咱们工艺届的多不多?王:像全国政协分多少个界别,文艺界又分三个,一共150多位委员,这三个组里有演艺界的,有作家,像邓咏梅、冯骥才等等,他们呆在一个组,我们文艺组主要以书画为主,包括刘本森先生,吴冠中先生等等,都在我们组,我们这组以书画为主,但是专门搞工艺美术的可以说就我自己。主持人:两会正在召开,我们希望通过代表委员们的提议和讨论能够为民间工艺遗产保护撑起一片天空,我们更希望有越来越多的人了解,至少是愿意去关注我们的民族文化,别让我们的民间艺术濒临绝境。也就在我们制作节目的同时,我们欣喜的获悉,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即将启动,这也是我们民间工艺的一件喜事,在这里我们要向王习三先生以及许多致力于弘扬民族文化的人士表达我们深深的敬意。王:谢谢,这也是我们本身的责任。主持人:也再次感谢王先生来到我们的节目。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主持人朱煦代表责任编辑樊璇感谢听众朋友,明天同一时间再见!

   特别推荐:《流星花园》铃声图片专辑
      点一支歌送朋友,带给他(她)春天的信息和你的心意!

【发表评论】【短信和E-Mail推荐】【关闭窗口】
 相关链接 1月30日《午间一小时》:为了生命(2002/02/08/ 13:23)
1月28日《午间一小时》:让孩子在自然教育中长大(2002/02/08/ 13:21)
12月15日《午间一小时》:给勇士一个支点(2002/02/07/ 10:33)
1月3日《午间一小时》:走近邮车押运员(2002/02/01/ 13:18)
1月24日《午间一小时》:退出后的思考(2002/01/30/ 11:18)
1月17日《午间一小时》:一位老人的“生存证明”引来的尴尬(2002/01/28/ 11:09)
12月15日《午间一小时》:吴京红的美丽人生(2002/01/28/ 10:58)
1月20日《午间一小时》:在意甲完全没有“黑哨”(2002/01/27/ 15:05)
1月8日《午间一小时》:教师职业道德(2002/01/23/ 13:14)
1月14日《午间一小时》:父爱深深(2002/01/22/ 07:58)
中央电台《午间一小时》专题
相关的主题文章: